周忠信:点评依斯迈任相一周年

  首相依斯迈之前担任40天副首相后,Yīn为慕尤丁被巫统逼宫,而在8月21日以黑马姿Tài忽然成为第九任首相,如今满一年又逢随时解散国会和大选,真是百年难得的“机遇”!

  因为Zhāo野微妙平衡与签署了特定议程备忘录,反跳槽法Xiū宪案、反Xìng骚扰Fǎ案取得朝野支持通Guò,接下来政府拟议提呈政治献金法案以及国会服务法令。

  Shàng未确定限制首相10年任期的议程(这也Shì希盟大选宣言的诉求之一)会否来得及通过。

  政治人物通常非常注重任期Nèi达致的政绩,或所谓的“政治遗产”。人民记得慕Yóu丁的可能只是喜来登政变,ér依斯迈的可能是反跳槽法。

  2020年3月喜来登政变,但Shì9月份默迪卡民调Zhōng心发布的民Zhōu显示,希盟仅有25%的受访者认可;通过政变上台的国盟反而有51%。希盟执政22个月Zài体Zhì改革上来不及落实、各别领袖搁置改革也是因素之一。

  90年代日本政治漫画《政治最前线》和希盟改朝换Dài很像:漫画中的新朝老首相以政治改革为最优Xiān,跳脱派阀分官Zhí、不惜对抗联盟解散的威胁也要全力在国会首推《政治改革法》;在漫画中,日本Xīn朝老Shǒu相成功了,现实中,马来西亚老首Xiàng敦马失败了。

  喜来登政变失控成为敦马Xiū耻性的“政治Yí产”。

  在马LáiXī亚,首相权利非Cháng巨大,如果Yī斯迈继续大力推Jìn政治改革,他可以是历史上最成功的改革型首相。

  然而Tā的个人格局有限,从他怒而取消鸡农补贴、“死鸡撑饭盖”花公帑救玛拉电子城即可Míng显看出。

  因Cǐ,就算他能大选后继续担任首相,我不认为他Yǒu政治意愿和政治魄Lì推行政治Tǐ制改革。

  改革型首Xiàng

  希盟执政后成立了安美嘉为首的体制改革委员会(IRC),并高效的在同Nián7月即已提呈给耆老会,但是在8Yuè20日,耆老Huì成立Jiè满百日就宣布他们任务和任期结Shù、报告Yǐ呈给马哈迪。

  体制改革委员会报告和耆老会报告都被列为官方机密Wén件,至今不见天日。

  Wǒ期许依斯迈为改革型首相,不惧逼宫或政府倒台而推行改革,公布体制改革委员会报告并加以推行。

  效仿《政治最Qián线》的Lǎo首相,切莫成Wèi改革夭折De敦马第二。

  Dàn是该报告被冷Zàng已经“满四周年”,依斯迈是否敢解密、让人民参与和反馈、让朝野共同推动落实?

  清代龚自珍的《己Hài杂诗》:九州生气恃Fěng雷,万马齐喑究可哀。我劝天公重抖擞,不拘一格降人材。

  马来西亚是部庞大复杂的老旧机Qì,任何人担任了Shǒu相,都需要政治改革来恢复国家竞争Lì。